可能哪一天会消失。
试妆狗
我是冈田假发脑残粉
喜欢刷点古剑、全职
杂食动物。

#双耀#快过年了,来吃点饺子

其实只是今天突然想吃饺子才写的……这里改了一下太原会战的时间线,稍稍推迟了一点。
以及这是个无大纲的段子,大概想到什么就会写什么,有的时候时间跳度可能会很大……
  
  
【第一个新年】
   二月初,太原下起了大雪。纷纷扬扬撒在山丘上,掩去了战火硝烟。
    亏的暂时休了战,三十四军迎来了较平静的新年,军营里一时也因筹办过新年而热闹起来,将士们吵喃着要吃饺子守岁。
    几日前家里从城区托着运送粮草的士兵带来了个包裹,里面是几件新棉衣和一包蜜饯,那包蜜饯估摸着是湾湾偷偷塞进包里的,那小家伙最是喜欢吃蜜饯的。念及此,王团长弯起唇角,平日里稍显严肃的眉眼此时看来竟也染上几分和煦。
    外面有人喊到:“王团长来吃年夜饭!”
    “就来!”他将棉衣和蜜饯都塞回包裹里放置床头,理平军装上的褶皱,推开门。
    蹲在门口的人突的站起来,王团长惊的倒退一步稳住身形,这才看清了来人。是前半月前共党派来接洽的警卫员。
    “王团长。”王耀瞥见他袖口露出的一截棉料,冲他眨眨眼,“里面那件是家里寄的新衣?”
    “嗯。”他点点头,那日士兵将包裹给他时已经被许多人看到,他也不奇怪王耀会知道这事,倒是疑惑的看着王耀,“你蹲这儿做什么?”
   “啊对,是这个。”王耀朝他一笑,变戏法般从身后端出一小碗饺子,递到他面前,“将士们吵着要吃饺子,我就做了点,没想到刚上桌便疯抢起来。想着团长你还没吃就夹了几个端过来。趁还热着你快尝尝!”
    见他一脸殷切,也实在是那饺子包的小巧,王团长也没推辞,从碗里随手拾了一个扔进嘴里。刚嚼了两口,脸色却是一变,嘴里含着饺子吐也不是咽也不是,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。
    “怎、怎么了?不合口味?”王耀凑近了,担忧地看着他。
    王团长神色诧异地摇摇头,伸手从嘴里夹出一个圆形扁平的物什来。
    “呀,王团长!”王耀看向他手中那枚铜钱,咧嘴笑道,“你吃到铜钱咯,来年必定会财源滚滚,官运通达!”
    王团长见那人笑的开心,便觉这天也暖和了不少。
    “行了,去看看将士们。”他反手将铜钱握入掌心,放在胸前的口袋里,往前走了几步,突然又停下,转身朝王耀朗声道。
    “承你吉言了,此战必胜!”
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
今天写的大概就这么多了……

评论
热度(2)

© 丽丽在黑夜里挖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