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能哪一天会消失。
试妆狗
我是冈田假发脑残粉
喜欢刷点古剑、全职
杂食动物。

【则阮】长安

一直心疼黄桑,让他出来走走(补补刀)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大唐盛世,最过繁荣莫过于长安。我是见过那从长安来的客人,个个都是身着金缕衣,脚踏登云靴,一个比一个出手阔绰。啧啧,我是说不出个一二来,还是得亲眼去瞧瞧。

  “长安吗……”坐在窗边的灰袍公子斜眼看了过来,“是我的故乡。”

  长安里有一位勤勉爱民的仁君,你可知道?
 
  “呵,不过是困于宫围里的可怜人罢了。”他摇摇头,自嘲般的笑了。“世人又哪里想得,这样的人却有那般快意的年少。”

  只听闻圣上幼时曾上太华学道,年少有为。

  “再早之前的长安,也确是有个叛逃师门的少侠游士。他从长安来,背负着众叛亲离的痛苦。他不甘于命,想一窥天道,诘问苍天。他听闻前朝大偃师谢衣造了件通天之器,可以上窥天道,于是他游走四方寻找偃师谢衣。”他顿了顿,似乎想到了什么,眼神变的柔和起来,“少侠孤身行走于世间,无意间交到推心置腹的挚友。定国公的小公子,百草谷的女将军,还有一名如九天神女般的女子,纯净美好的令人疼惜。”

  才子配佳人,好好好,后来这少侠可有抱得美人归?

  他敛下眼,轻转手中的酒杯,“人生天地之间,独生独死,独去独来,苦乐自当,无有代者。情之一物,本就徒劳,纵是执着,又有何益。”

  “神女终究天上人,不愿拘泥渺渺红尘,她沉睡在巫山神殿之下。”

  竟是这样,这可真是……那少侠呢?

  “他啊,他回到了长安。”他仰头,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。“偌大的长安城中,熙熙皆为利来,攘攘皆为利往。民为重,君为轻,此身寄于君王家,儿女情长又怎敌家国大事 。”

  怎么这样啊……如果神女醒来了,那少侠不就错过了!

  “别人的故事而已,到这就已经结束了。”他起身,扔了些碎银在桌上,裹紧了灰裘衣,“若她醒来,她或许会再遇到夏夷则,但那个夏夷则,终究不可能是我。”
 
  浮生倥惚,有缘萍聚。

评论(1)
热度(4)

© 丽丽在黑夜里挖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