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能哪一天会消失。
试妆狗
喜欢刷点古剑、全职
杂食动物。

【薛晓薛】甜段子集

我不管,原著没糖我也要吃糖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原著的买菜梗……的衍生】

  薛洋偷偷瞅了眼晓星尘,将藏在袖中的三枝树枝往里拢了拢,倾身凑过去笑道:“咱们今后不轮流着来怎么样?换个法子。”

  感到薛洋的鼻息撒在了自己脸上,有些温热,晓星尘勾起嘴角:“轮到你了就有话说。换什么法子?”

  薛洋眨眨眼从袖中拿出两根树枝,“这里有两根小树枝。抽到长的就在上,抽到短的就在下。怎么样?”
 
  晓星尘没说话,只是凭着感觉从薛洋手中拿了一根。薛洋笑吟吟的看着晓星尘中了计,哈哈道:“你的短,我赢了,你下!”
 
  晓星尘无可奈何道:“好吧,我下。”
 
  窗外的宋岚咬紧了牙,想起抱山散人曾传于世间的名言:抱山散人座下弟子,攻。他微微红了眼,没想到他这位挚友竟然被薛洋那宵小之徒欺负至此。
 
  心思几个回转之间,却听见薛洋道:“算了算了,我下便我下。”
 
  晓星尘忍不住笑出声,“怎么又肯下了?”
 
  薛洋站起身,绽了一个灿烂的笑容。从宋岚和阿菁的角度看去,薛洋的耳垂却是红的滴血。“你傻吗?我刚才骗你的。我抽到的是短的,只不过我早就还藏着另外一根最长的小树枝,无论你抽到哪一只,我都能拿出更长的欺负你看不见而已。”
 
  魏无羡在想,自己何苦要到这里看别人秀恩爱……
   
  
 
【伐木工(?)薛洋×河神晓星辰】
 
  晓河神晃悠悠的浮上了河,纱布裹住了眼睛看不清桥上那人,只隐约从身形辨出是个少年。他举起手中的东西,微笑着问那少年:“不知少侠丢的是这支棒棒糖,还是这个口香糖?”
  
  薛洋眯眼打量眼前这河神打扮的人,瞅见他手中的糖,舌尖舔了舔下唇,眼底闪过一抹精光,他笑了起来,道:“都是我的。”
  
  晓河神似乎没想到这人竟会这么回答,一时愣在了原地,待到薛洋上前几步将他手中的糖抢了,他才反应过来,皱眉道:“你小小年纪怎的这般不诚实!”
  
  薛洋将棒棒糖含在嘴里,垫脚凑到那河神的耳边,嘻嘻笑道:“我没说慌,你也是我的。”
 
 
  
  
 
【真.糖中带毒——顾客薛洋×巧克力师傅晓星尘】
 
  那个客人又来了,也就十几岁的少年模样,穿着黑衣在店里晃荡,一晃就是一天,却什么都不买,只是看,吓跑了很多客人。
 
  晓星尘叹了口气,继续安安稳稳地做着巧克力。那少年晃荡着来到他身旁,也不说话,就那么看着他做巧克力。
 
  晓星尘感受到那目光的焦灼,纵然手上动作做了千百遍,也免不了手一抖,玫瑰花纹的巧克力上多了条划痕。
 
  晓星尘停下手中的活,直起身子看那少年。少年有一双明亮如星、熠熠生辉的眼睛,这是一张年轻而讨人喜欢的面孔,可以说是英俊的,但一笑时露出的一对虎牙,却可爱的几乎有些稚气。
 
  晓星尘笑了,从一旁拿了一个做好的玫瑰巧克力,递给他,“是想吃糖吗?”
 
  薛洋懒洋洋的笑容绽在脸上,也不伸手去拿,问道:“你不问我是谁?为什么一直在这儿?”
 
  晓星尘道:“你不说,我何必问?”
 
  薛洋笑靥如花,从他手里拿了巧克力便放在口中嚼。嚼了两下,他却突然变了脸色,双手环着肚子半蹲下来,面上呈现痛苦难耐的神情,他看向晓星尘,口气冷然道:“你!你在糖中下毒!”
 
  晓星尘见状,伸手去扶他,语气中带着担忧:“你怎么了?别动,先过去坐会儿……”
 
  薛洋一手握住了晓星尘伸来的手,转眼间脸上痛苦之色便褪去了,余下了得意的笑容,当真是变脸如翻书。
 
  “你要赔我,你喂我吃带毒的糖。”
 
  见那少年转眼便换了神情,晓星尘一时怔愣,然而思绪之间,他便明白了。果真是少年心性,他笑道:“怎么赔?”
  
  薛洋歪头想了想,凑过去将他刚才做坏的玫瑰巧克力拾起来在手上把玩,笑嘻嘻道:“你赔给我,以后每天给我做巧克力。”
  
  

END

评论(9)
热度(45)

© 丽丽在黑夜里挖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