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能哪一天会消失。
试妆狗
我是冈田假发脑残粉
喜欢刷点古剑、全职
杂食动物。

【义城组】(主道长,内含晓薛)行文起兴,段子小集

拒绝无脑撕西皮。
义城组我都爱。
最萌垃圾洋,不服憋着。
—————

#我摔倒了要——#

薛洋:我摔倒了要道长喂糖才起来!
阿箐:我摔倒了要道长抱抱才起来!
宋岚:我摔倒了要星尘亲亲才起来!
晓星尘:妈的智障。
  

#委屈的道长#
 
  道长很委屈,但他不说。
 
  人走在世,行侠仗义、吃喝拉撒总是需要钱的,然而他早前师从抱山散人,散人远居高山,哪里需要钱财傍身。老实说,他下山之前就不知道钱是何物,更何况他常听抱山散人叹:“哎,钱财乃身外之物,今日就继续吃地瓜罢。”因此,他向来视金钱如粪土。
 
  嘛,总结起来也就一句话:哎,穷。
 
  穷的道长凭着一腔热血行侠丈义,中间发生种种暂且揭过不提。待到日子终于过的安稳了,晓星尘想起往事,思量着,总觉得散人说的话还是有道理的。钱财乃身外之物。
 
  于是他笑了,捧起茶杯抿了口茶,侧耳去听面前二人斗嘴。
 
  阿箐:“道长你还有钱吗?”
 
  晓星尘顿了顿,略有窘迫地道:“嗯……好像还有。”
 
  阿箐:“道长,我要去买让自己变漂亮的东西。你陪我好不好?”
 
  晓星尘:“……呃”
 
  薛洋插嘴道:“我有啊,就那么几个钱,我借你啊,不用还了!”
 
  晓星尘不说话了,他捧起茶杯,又啜了一口茶。
 
  哎,真穷。
   

 

#晓薛#
 
  薛洋起身,要去点灯,一旁的晓星尘拉住了他。薛洋侧过头,看见晓星尘摇摇头:“不必点灯了,左右我也是看不见的。”
 
  薛洋难得沉默了,他重新坐到晓星尘旁。他侧脸去看晓星尘,目光触及那厚重的纱布,心中莫名产生奇怪的酸涩。他移了目光,敛下眼,没头没脑地说了句:“抱歉。”
 
  晓星尘一愣,似乎没想到他会说这话。他笑了笑,探出手碰到身旁那人的头发,蓬松的意外的手感很好。他揉了揉,掩不住笑意:“本便与你无关,更何况我看不见了,也还有你。”
 
  薛洋半边脸掩在了月色下,看不清神情,只见得那唇微微动了动,溜出了一声轻笑:“道长说的是什么话,要我点着灯来找你吗?”
 
  晓星尘默了,他抬头,似乎看见远处闪现一道橘光,由远及近。
 
  他勾唇,道:“如此,甚好。”

#我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#
 
  其实想想垃圾洋和道长的生活也是蛮苦的。道长看不见,于是垃圾洋要承包了家里的卫生打扫、买菜洗衣做饭、外出与人打交道、回家还要照顾阿箐。
  自行脑部细化了下生活,垃圾洋升华为人妻洋(什么鬼))

评论(6)
热度(41)

© 丽丽在黑夜里挖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