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能哪一天会消失。
试妆狗
我是冈田假发脑残粉
喜欢刷点古剑、全职
杂食动物。

【薛晓薛】一个糖罐子引发的爱恨情仇

薛晓薛无差。
标题什么的,其实是想不出取啥标题了……

义城村里住了位瞎了眼的年轻人,是早年来义城村里上山下乡的知青里头最为出挑的一个。可惜这年轻人运气不好,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弄瞎了眼。后来国家派人来接知青回城里头,那个年轻人摇摇头,不走了。他在义城村外开了个学堂,收了几个穷苦人家的孩子,教他们读书。
 
   他姓晓,大家唤他晓先生。
 
  薛洋是这十里八乡里闻名的小痞子,从小没爹没娘,为人乖张狠戾,几乎无恶不作。也不知为何,只有到了晓先生面前,薛洋才会安分几分。
 
  他最喜欢爬到晓先生门前那棵老槐树上,远远地看着晓先生在屋里给学生讲解国文。他知道晓先生有一个小小的糖罐子,是从大城市里带来的。巴掌大的小罐子里,装着晶莹剔透的糖块,他会将糖块送给那些读书大声的小鬼,他会用自己修长的手指拾一块糖递给他们,会温柔地抚摸他们的头发。
  
  薛洋想:那些小子的手脏的跟黑炭似的,笑起来就像傻子。
  
  后来几天,他没往那槐树上爬了,因为他偷偷去那几个小子家的田里,将他们家的秧苗拔了几棵,被发现抓起来打了一顿,有几日不能下床。好了之后,他故态重萌,又跑回那老槐树上等着听那人的声音。
  
  薛洋觉得这个人很有趣,晓先生的嘴里没有那老夫子的满口之乎者也,他开口吟诗,也不是什么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而是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”。
  
  薛洋坐在树上,看见太阳升起,晓先生的屋里传来悠扬的笛声,过了一会儿,似乎又换成了朗朗的读书声。薛洋打了个哈欠,双手环起垫在脑后,也不知是伴着笛声还是读书声,迷迷糊糊地哼起歌,也是那人曾经唱过的曲子: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……
  
  有一阵清风拂过,似乎有人在叹气。
  
  “你呀,以后别胡闹了。”
 
  薛洋幽幽的转醒,他看见晓先生站在树下,抬头正对着他的方向。他心中莫名一痒,笑了。
 
  “怎么晓先生也是个爱管闲事的人?”
 
  晓星尘也不接话,手里似乎拿了什么东西,薛洋仔细去看,却是他那巴掌大的糖罐子。
 
  “你下来罢,这半罐糖给你了。”
  
  薛洋笑道:“晓先生,你这宝贝似的糖块,不是向来只给那些嗓门大的小鬼吗?”
  
  晓星尘微微一笑,云淡风轻道:“当我不知道你偷摸着来我内室里抓糖吃吗?”
  
  薛洋眨眨眼,不以为意。“先生莫要自己丢了糖怪我身上来。”
 
  “拿去便是,怎么还有这么多话。”
  
  薛洋勾唇,眼角眉梢都染上了笑意,他吹着口哨盯着晓星尘,也不去接那糖罐,只道。
 
  “先生给了,可不要后悔了。”
 
  他看见那人转了头,对着千山万水,好似在看风景。
 
  他突然想起那人吟过的诗。
 
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
  
  

   
  
End

评论
热度(61)

© 丽丽在黑夜里挖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