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不到吧,我还是个搬砖的
锤基/古剑
偶尔推文

一个……段子


  椿知道,这大抵是最后一次见鲲了。
  红色的海豚一跃而起,溅起的水花擦过她的脸颊。她抬眸,蓝天白云,还有鲲的身影。
  离别是那么的令人感伤,椿觉得眼眶有点湿润,阳光也是那么刺阳。
  这是最后一次,最后一次喊他名字了。
  “鲲—————”
  
  
  
 
   “干哈?”

#对不起,我……#
 

评论
热度(3)

© 丽丽在黑夜里挖煤 | Powered by LOFTER